ABBS品房 南京裝飾網
南京建材網
南京租房網
總  站 | 論  壇 | 每月話題 | 焦點推薦 | 行業動態 | 論壇導讀 | 建筑書評 | 品 房 | 廣告服務企業會員 | 招標公告 | 人才招聘
新聞展會  歷史規劃  旅游攝影  材料設備  設計咨詢  裝修表現 | 北京 上海 廣州 成都 武漢 重慶 南京 沈陽 西安 天津 杭州 深圳 大連
當前位置:城市首頁——南京 編輯:yingeryy 007abbs
□ 本文作者:飛天懸火

□ 查看全文/發表評論
□ 本欄目所有文章
□ 返回城市首頁



 
南京華嚴寺村文物被村民當建筑材料用 [推薦]



日前,網友“robertlulu”在西祠胡同發帖稱:在南京市雨花臺區安德門地鐵站西側,緊靠著寧蕪鐵路,有一個典型的城中村——華嚴寺村。整個村子都是一到兩層的平房,沒有路燈、污水橫流,似乎已經被人遺忘。然而就是這個地方,從六朝直到明清,一直是南京城南佛教圣地華嚴寺的所在地,明成祖朱棣曾親題“華嚴禪寺”匾額。1937年南京保衛戰爆發,張靈甫曾率部隊在這里阻擊進犯中華門的日軍。如今寺廟早已不在,整個村子內到處散落著龜趺(fū)、蓮花座、古井、石碑等文物。遺憾的是,這些文物都沒有受到相應的保護,反而被村民拿來當做建筑材料,龜趺被作為墻基,石碑被作為門檻石。只有那口古井,依然是村民生活用水的來源。

  城中村現狀

  村中居民多為外來務工人員 龜趺被砌進墻內,石碑抹上了水泥

  近日,揚子晚報記者來到安德門地鐵站,出地鐵站后一路向西,邊走邊問,走了大約2公里后,終于在鳳臺南路西側,南京市自來水總公司南京水表廠南側,找到了這個不起眼的城中村。因為臨近安德門勞務市場,這個村子中居住的多為安徽、河南等地的外來務工人員,本地居民不多,因此門牌的編號均是“華嚴寺某號租某”的樣式。

  在一位趙姓租戶的指引下,揚子晚報記者在華嚴寺18號院門前找到了一個龜趺。龜趺上面已經被堆滿了木板、拖把等生活物品,后半截甚至被砌進了墻內。龜趺背部有一道規整的凹槽,應該是原本安放石碑的位置。整座龜趺除自然風化外,并無明顯破壞,保存比較完整。就在18號院內,還有一個同樣保存完整的石質蓮花座,四周雕刻的蓮花非常精美。龜趺旁邊還有一眼古井,井水清澈甘甜,直到現在還是華嚴寺村村民的生活用水來源。

  記者隨后又在華嚴寺9號租6門前發現一塊石碑,字跡清晰可辨,落款為清光緒六年六月。在華嚴寺9號租7門前記者還看到兩塊碑,遺憾的是已經被抹上水泥,成了這處房子大門的門檻石。


村內的龜趺。


石碑被做成大門的門檻石。


石碑的文字清晰可辨。

  城中村未來

  村內文物遺存已進行登記備案 一兩年內華嚴寺村就將拆遷

  自幼居住在這個村子的老市民羅大爺告訴記者,這個地方以前都是農村,屬于農村的集體土地。“上世紀60、70年代,這個地方是一片廢墟,村子里面的人沒地方住,就來到這里,用廢墟里散落的石碑、磚塊蓋起了這些房子。后來再想蓋房子的人,向村委會寫個申請就行了。如今這個地方成了南京市區,但這些房子都沒有土地證和產權證,嚴格說來也是違章建筑。那么多文物都被砌進了房子里,真是太可惜了。”

  對此,雨花臺區文化局分管文物保護的副局長孫辰表示,對于華嚴寺村內的文物和遺存,該局已經進行了登記備案,并且列入區文保單位。“那些房子建在《文物保護法》出臺以前,并且都有人居住,所以現在保護起來確實比較困難,只能呼吁村里的居民注意保護。不過不用擔心,那個村子已經列入了城中村改造的目錄,一兩年內就將拆遷。等拆遷的時候,我們會派人現場監督,保護好那些文物。”
華嚴寺歷史興衰

  早在南朝時期華嚴寺便已有記載 朱棣為重建的華嚴禪寺親題寺名

  對于華嚴寺早期的歷史,史書記載甚少,記者在《陳書·謝貞傳》中找到了簡短的一句。書中記載,南朝梁太清元年(547年),謝貞父親謝藺去世,謝貞痛哭欲絕,多次昏倒。他的伯父謝洽、族兄謝皓一同前往華嚴寺,請長爪禪師對謝貞講道理。禪師告訴他說:“孝子既無兄弟,就應該自愛。如果毀了自己的身體,誰來奉養你的母親呢?”謝貞這才開始稍微喝點薄粥。清人陳作霖的《南朝佛寺志》中,同樣講到這件事,只不過說是謝貞親自去請的長爪禪師。這兩個材料也說明,早在南朝時期,華嚴寺便已經存在于南京城南。

  這之后,華嚴寺又從史書中消失,直到明永樂十九年(1421年)。明人葛寅亮《金陵梵剎志》一書記載,當時南京城南的碧峰禪寺住持佛妙禪師,打聽到江寧安德鄉有古跡華嚴禪寺,因年代久遠,早已圮廢,但基址尚存,遂募化重建塔院,并奏請永樂皇帝賜額“華嚴禪寺”。重建后的華嚴寺占地27畝,內有山門一座,金剛殿、觀音殿、天王殿、伽藍殿各三楹,大雄寶殿五楹和僧院七房。宣德四年(1429年)十二月,佛妙禪師圓寂,享年80歲,僧徒將其葬于先前所造的石塔中。明正統十一年(1446年),寺僧對華嚴寺加以擴建,更加富麗堂皇,明禮部尚書胡熒為之立碑紀事。

  1995年,南京市博物館曾在華嚴寺遺址發掘出一座明代僧侶墓葬,出土了白瓷碗碟、青花執壺等40余件精美文物。這座墓葬,猜測正是佛妙禪師墓塔地下的玄宮。

  南京保衛戰張靈甫曾在此阻擊日軍 經此一戰,敗落的華嚴寺徹底成廢墟

  到了民國時期,華嚴寺已經徹底敗落,只留下一座無人看管的殘破寺院。《中華民國史檔案資料匯編:第五輯第二編 軍事(二)》一書中《陸軍第五十一師保衛南京戰斗經過》一文記載,1937年11月,南京保衛戰爆發,張靈甫作為國民革命軍第74軍第51師第153旅第305團團長,奉命守備南京城南中華門至雨花臺一帶。12月11日,日軍在進攻中華門無果后,避開305團主力,轉攻其側翼華嚴寺。張靈甫派營長于清祥趕往華嚴寺,當時華嚴寺早已年久失修,山門洞開,墻壁上的破洞隨處可見,在山門的東邊,還有十幾米寬的山墻已經倒塌,成了一個比山門還寬廣的豁口。華嚴寺的爭奪戰反復激烈,營長于清祥在戰斗中重傷,全營傷亡四百余人。但直到12日南京衛戍司令唐生智下令全線撤退,華嚴寺最終還是牢牢掌握在張靈甫的手中,成為南京中華門的一道堅強屏障。

  也正是經此一戰,原本已經破爛不堪的華嚴寺,徹底成了一地廢墟。不過石碑容易移動,龜趺則相對困難,古井更是不可能移動。有這兩件文物,也很容易判斷華嚴寺原本的位置。  

[更多新聞]



廣告服務 | 招聘服務 | 隱私政策 | 聯系我們 | 設為首頁
Powered by Jute Powerful Forum® Version Jute 1.5.5 Ent
Copyright © 1998-2019 ABB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足彩探讨微信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