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BS品房 南京裝飾網
南京建材網
南京租房網
總  站 | 論  壇 | 每月話題 | 焦點推薦 | 行業動態 | 論壇導讀 | 建筑書評 | 品 房 | 廣告服務企業會員 | 招標公告 | 人才招聘
新聞展會  歷史規劃  旅游攝影  材料設備  設計咨詢  裝修表現 | 北京 上海 廣州 成都 武漢 重慶 南京 沈陽 西安 天津 杭州 深圳 大連
當前位置:城市首頁——南京 編輯:yingeryy 007abbs
□ 本文作者:012abbs

□ 查看全文/發表評論
□ 本欄目所有文章
□ 返回城市首頁



 
四川人的南京游記 [推薦]



南京是我這趟江南之旅的第一站,也是帶給我最多驚喜的地方。

為什么這么說?說實話,出發之前,我的心里只有蘇杭。南京,這座承載了太多歷史,太多回憶的城市,似乎被我忽略,僅僅當成中途過站的地方。當結束了三天在南京的生活后,我為自己最初的想法感到慚愧,南京,沒有時間更深入的了解你是對我最大的懲罰。

因為我已經情理之中卻意料之外地愛上了這座城市。

秦淮河上的紙醉金迷,槳聲燈影,六朝的脂粉延續至今,繁華依舊,卻早已抹去了那層帶著淡淡亡國氣息的靡靡之音;中山陵的磅礴氣勢感染著每一個走近它的人,那是偉人的人格力量;明孝陵的甬道神獸,文臣武將,一站就是好幾百年,不動聲色間早已滄海桑田;長江大橋從小學課本里走到我面前的那一瞬間的感動,玄武湖,雞鳴寺,雨花臺,紀念館,莫愁湖,夫子廟,明城墻。。。每當一個驚喜來臨,興奮之余,對自己對于南京的“怠慢”總是感到一絲愧疚。

那我只好盡量把自己看到感受到的一切都寫下來,算是給南京道個歉,雖然我只有可憐的3天時間,看到的只是一個表面,對于這樣一座城市,要想了解他,讀懂他,我肚子里的那點點東西還真是少的可憐。

我沒去過北京,沒去過西安,杭州也被安排在了最后,中國的幾大古都,南京算是是我到的第一座。作為六朝古都的南京,和其他幾座古城一樣,有保存相對較好的明城墻。朱元璋選擇了這里,作為自己王朝的都城,盛極一時的大明王朝,成就了一個自古繁華的南京城。也許歷史上這個地方籠罩的亡國之氣沒有給這位皇帝帶來什么困擾,南京的確是值得作為都城的風水寶地。

早晨一下火車,南方所獨有的濕潤霧氣給我一種回家的感覺。著名的玄武湖就在火車站廣場外面。我們的首要任務是找到青年旅社,玄武湖雖然近在咫尺,但也只能改天再來了。由于事先做到細致準確的計劃,當我們找到位于夫子廟秦淮河畔的旅社時,好多同學還在火車站,看著地圖發呆。簡單的收拾收拾行李,我迫不及待的走出房間,當秦淮河就這么平靜的出現在我眼前時,我知道,江南到了。我很慶幸我在出發前選擇了國際青年旅社,這個組織在這次旅行里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我會把他們單獨拿出來說說,它已經在真實層面上開啟了一扇從小到大的夢想之門,關于周游世界的夢想。

近水樓臺,先逛的當然是就在旅社旁邊的夫子廟,來南京必到的地方之一。仿古的商業街逛多了其實對他們的大同小異已經見慣不驚了,成都的錦里我覺得做的就已經很完美極致,所以我試圖去尋找一些南京特色和唯一性。當然,整個夫子廟比錦里能大上十幾倍,而且性質也有所不同,這里是純粹的商業街區,相當于錦里和春熙路被放在了一起。在中國這些有點歷史的古城可能都有類似地方,蘇州的觀前街,無錫的崇安寺,不知道是不是歷史的必然趨勢?想想其實也無可厚非:古時候這些寺廟道觀集中的地區,商業本就應該很發達才對,熙熙攘攘,前赴后繼的善男信女們就是巨大的市場和潛在的購買力,今天也一樣,傳承了成百上千年的人氣,絡繹不絕的市民和游人繼續著繁華,區別可能只是在于林羅綢緞和美特斯邦威,小籠灌湯包和哈根達斯而已,而古城們的優勢就在于前者也被完整的保留著,而且魅力不減當年,這也是吸引著萬千游客的根本原因吧。回到南京夫子廟這個個體案例上,他還有一張獨一無二的王牌--秦淮河。

秦淮河多有名?反正我從小就知道。當然,那是從杜牧和朱自清那兒知道的,一位唐朝詩人,無奈憤慨的淺吟著“煙籠寒水月籠沙,夜泊秦淮近酒家”,一位當代作家,就一句槳聲燈影,不知勾起了多少人關于一條河的美麗想象,也不知給河上船上的商家們帶了多少必將世世代代延續的財富,應該好好感謝他們呀,雖然這可能并不是作家和詩人的本意。也許是前人的描寫和定論給我留下的偏見,也許是真實存在的感受,入夜的秦淮河,籠罩著一層化不開的脂粉氣,就像一位打扮的漂漂亮亮卻帶著掩飾不了媚俗之態的妓女,若即若離,搔首弄姿。連河邊的浮雕內容也是“秦淮八艷”,配上河畔橋邊那些紅橙黃綠不加思索就加上去的燈光,穿梭不斷的船只上滿載尋找“槳聲燈影”的游人,耳朵里是賣唱的歌女歌男們加上了擴音器而倍加嘈雜的網絡歌曲,酒肆茶館里人們醉意闌珊的笑臉,金陵自古的聲色犬馬,喧囂浮華就這么自然的穿越千年,來到我面前,那賈家的十二釵在哪里?不知年少的曹雪芹有沒有來過這秦淮河上,他家的江寧織造,終究是織出了的只是紅樓夢一場。不覺一陣恍惚,讓人目眩神迷的夜秦淮,河不醉人人自醉了。。。

南京是座矛盾到不可思議的城市,誰又能想到這六朝金粉繁華地,竟也淪為過一場慘絕人寰的滔天屠殺的修羅地獄。翻開歷史的這一頁對每一個有良知的人都是不忍和傷痛,他是我們全民族,全人類心里的一道疤,每次揭開他,回憶他的隱隱痛徹都是刻骨銘心,撕心裂肺。沉重壓抑是參觀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唯一心情,但作為建筑師,我試圖通過紀念館本身閱讀設計者本身要傳遞給我的一些感受。

新館是在老館的基礎上擴建的,整體色調是灰和黑,這樣的選擇沒有什么爭議。巨大的體量加上空曠的地形讓我坐在公交車上遠遠的就看見了它,提前開始醞釀著情緒。新館是大屠殺的歷史資料的陳列室,主體部分被安排在了地下,而露在地面上的部分,是一個突起醒目,巨大尖銳,指向遠方。后來查到到這原來象征著一把折斷的日本軍刀,失敗投降注定是侵略者下場。建筑四周做了水景環繞,水景的加入一般能讓人感覺生動清爽,但這里的水,沒有輕松,仿佛是遇難著和參觀者流下的眼淚,絕望的匯聚。水里佇立著幾組雕塑,描繪著大屠殺時的人們和他們臉上撕心裂肺的絕望和憤怒,蹣跚的老人,恐懼的婦女,哭泣的嬰兒,沒有活口!沒有人性!被欲望和利益淹沒的良知,可怕的戰爭,仿佛就在你面前。那種壓抑的心情現在想起還心有余悸。想起以前看過的《再見螢火蟲》和《辛德勒名單》,雖然生活在和平年代的我們沒有經歷,可戰爭帶來的創傷,卻通過影像,深深著刺痛著心里最柔軟的地方,永遠也忘不了,看這兩部電影時,蜷縮在沙發的我,恐懼的戰栗顫抖伴隨著眼淚落下,歇斯底里的心痛。 在南京,在大屠殺紀念館,通過建筑,通過這錚錚事實,我有著相同的感受。我膽怯著,不敢走進這大門,走進這段歷史,走進自己內心,我怕我的情緒會失控。

失控的不是我自己:

1997年,女作家張純如用英文寫出了轟動世界的《南京暴行——被遺忘的大屠殺》,讓歐美讀者翔實地了解了南京大屠殺。該書曾連續14周名列《紐約時報》暢銷書排行榜,至今已經再版十余次,印刷近100萬冊。但2004年11月9日,作者張純如被發現在舊金山自殺身亡,年僅36歲。

也許揭開它需要的勇氣是常人無法想象的,最終,這位偉大的女作家,還是無法去面對早已被這真實的罪惡擊潰到粉碎的靈魂,選擇結束自己年輕的生命來解脫。只能祝福她,一路走好。

但對我來說,總是要去面對的。走進紀念館,穿過一塊被劈開的巨石,廣場上是滿地的碎石,只是在中間通向幾個場館的方向開辟了狹窄的道路,游客必須沿著這設計好的路線到達入口,越過碎石是被禁止的。我在想設計者的用意,是不是要讓這段路途盡可能的曲折,讓人難忘。在外面那軍刀狀的主場館的屋頂,被處理成了向上無限延伸著的階梯,我想這也許是給遇難者一條通往美麗天堂的路吧,畢竟苦難已經過去了,逝者安息,生者堅強。對面的黑色大理石墻上用幾十種文字銘刻的那一行“遇難者300000”,巨大的十字架上是“1937.12.13--1938.1”,讓所有來到這里人都能看見,這血淋淋的數字,這血淋淋的歷史。老館是東南大學的齊康教授的代表作之一,因為對他老人家不勝了解,所以也只能說說我的參觀感受。同樣的碎石廣場上,多了幾株枯木,巨大針扎的手臂和吶喊絕望的頭顱,一切都是象征著死亡的恐怖氣氛,繼續著壓抑的主題。因為紀念館的所在地江東門是當時日本的一個大規模的屠殺地點,就是在這里,發現了震驚世人的萬人坑。建在萬人坑之上的紀念館是沒有人敢怠慢的,齊康先生依舊用了沉重的石材來表達著一種肅穆和壓抑。走進第一個陳列著少量遺骸的展廳時,要跨過一道高到每個人都不得不注意的石門檻,也許是想告訴參觀者,走近這段歷史的不易和艱辛。正好這時身邊有個小朋友問他媽媽,這這么高的門檻,是不是害怕水灌進去啊?想想也對,這一塊的地勢低洼,這可能也是設計者的考慮吧。這個展館只是序幕,接下來的主題是震撼,萬人坑的真實現場,那是一種叫人窒息的恐怖。累累白骨,這個熟悉的形容詞在這里才讓我真正體會到它的含義,什么叫累累?像那種幾十層的水果蛋糕一樣,層層疊疊,無窮無盡。但那不是蛋糕,是泥土!掩埋其中的不是水果,是尸骨,是頭顱,是千千萬萬鮮活的生命!想起那些至今還在欺騙世人,不承認這段歷史的日本狂徒,也許等著他們的,只是輪回的報應!遲早的事!展館的出口是幾個窄窄的門洞,隱藏在高大的大理石之后,從側面不容易發現。這也是刻意的安排嗎?在當時當日,這些絕望的人們是多么想要逃離這地獄,可是他們找不到出口,逃不出去。。。展覽的終結是一串串美麗的彩色的紙鶴,這是整個紀念館唯一的色彩,顯的那么耀眼,那么珍貴,他們全是日本的中小學生親手疊成,也許這是最好的方式和態度,不能忘記歷史,但可以忘記仇恨,那些紙鶴的珍貴,是因為他們代表著和平。。。

突然想起當年新周刊給南京一個“最傷感的城市”的評價,雖然這是事實,但不準確。傷感過去了,南京會是什么樣子?照這樣的頒發,那中國傷感的地方就太多了,5.12的汶川豈不是“最傷感的縣城”,四川豈不是今年最“傷感的省份”?傷痛應該以最快的速度離開我們原本正常的生活,恢復過后,什么都會繼續下去。

雨花臺,又是一個傷感的地點,那是關于革命,關于先烈的,由于我對近代史知識的匱乏和時間的匆忙,我沒有仔細的了解雨花臺,留點遺憾吧。但繞不過的東西是那些著名的雨花石,好像是幾塊錢一把,你抓多少就拿多少,所以我沒買。我想大多數人買他們也是出于莫名其妙吧。不過南京和雨花石,這兩個注定被連在一起的名字,就足以成為一切的理由了。雨花臺它不是個臺子就完了,他是一個比我小時候去掃墓的勝利山烈士陵園大得多的龐大景區。記得以前清明總要去烈士陵園掃墓的,因為場地有限,每個學校會選擇錯開時間去,但南京的小朋友應該沒有這個困擾吧。這里實在是太大了,大的我們必須坐觀光電瓶車才能逛完。有革命烈士的紀念碑,有被長方形水池烘托得不倫不類的紀念館,你可以想象一下,一座類似凡爾賽宮的西方中軸線幾何園林布局下,巨大宏偉的體量和倒影卻仿佛把你帶到了泰姬陵,可是那倒影和實際的殿堂卻是實實在在的重檐廡殿頂?可能是那個年代留下來的東西吧,也是很好的時代印記。

同樣的感覺發生在總統府,我真的是弄不清楚蔣介石李宗仁孫中山還是李秀成等等一干人等是誰都干了些什么?挺慚愧沒有學好中國近代史,不管是太平天國還是中華民國,了解的太少,直接導致南京的總統府在我眼里遺憾的變成只是幾個種滿了花花草草的院子。也許等我再來的時候,會有不一樣的收獲吧。倒是它的一處花園里的園林造景提前讓我嗅到了蘇州的氣息,美景在亭臺樓閣之間峰回路轉,海棠紫薇修竹芭蕉,太湖石,石坊船,卍自廊,梅花窗,濃濃的江南都溶在這里面了。當時我真是不敢去想,若我身在蘇州,會不會真的誤入藕花深處,沉醉不知歸路?至少南京總統府的園林,就已經讓我如癡如醉了。

南京是一座被綠色包圍的城市,而且是以一種很夸張的方式包圍著。我從來沒有見過像南京一樣巨大的梧桐,它們不在深山,不在老林,就在南京城的最普通的每條街道兩旁,遮天蔽日的出現,措手不及。那些梧桐矮的也有6,7層樓高,正值盛夏,梧桐的葉子遮擋著天空,走在街上日曬雨淋渾然不覺,仿佛一片巨大的綠色天幕,綿延開來,無窮無盡。在去中山陵的路上,一路伴隨著我們。在南京最難忘的一幕也跟他們有關,當我登上林谷寺的9層塔頂,走出平臺的那一剎那,我仿佛看見了大海,只不過一陣風過,那是一陣陣碧綠的波濤,沙沙作響,層層疊疊的樹葉化作浪花,從遙遠的天際線不斷的向我涌來,南京城籠罩著一層薄霧海市蜃樓般若隱若現地佇立在遠方,虛幻飄渺的勾勒出高低起伏的天際線,像是音響設備上跳動的旋律。又是一陣恍惚,這也是南京,濾過歷史,一個風景絕佳處,自然面貌的南京。

中山陵對于南京的重要性是沒有疑問的,幾乎可以成為南京的代名詞。一位偉大的人物長眠于此,從此這片叫做鐘山,也叫紫金山,同樣埋葬著明太祖朱元璋的風水寶地愈發顯現著他藏龍臥虎的恢弘氣勢。也許這兩個人是沒有可比性的,而且身份正好相反,一位成就霸業改朝換代的封建帝王,一位是一舉推翻了中國幾千年封建史的革命先驅,兩個不平凡的生命,死后卻做了鄰居,這是歷史的巧合,只屬于南京的巧合。明孝陵,中山陵,一古一今,一舊一新,同樣作為中國古代建筑的重要組成部分,陵墓有著不同于其他類別建筑的獨特風格和氣勢。那是一種處處散發著的威嚴和不可侵犯,尤其是在明孝陵,這種氣氛越發強烈。

明孝陵是作為明清皇家陵寢的一部分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世界文化遺產的古跡,長眠于此的朱元璋怎么也想不到他的陵墓還會被安上如此頭銜吧。陵墓的地上建筑部分早已損毀的比較嚴重,所以我看到的一些大多是后來“修舊如舊”重建恢復的城門殿堂,意義不是很大,反而是那些遺留下來早已殘破不堪斷裂一地的須彌座上的石獸,依稀可辨曾經的輝煌。而明孝陵里最有價值和標志性的文物,也是那些條長長甬道兩旁的文臣武將和對對神獸,獅子,大象,駱駝,獬豸,麒麟等等,他們各自都代表著一定的含義,比如駱駝,代表著西域邊疆安定,還有別的記不清楚了,當皇帝也真是不容易,死了還得惦記著自己的河山。石獸安定的表情在綠樹掩映下顯得神秘莊嚴,不知道在無人的夜晚,他們會不會偷偷打個大大的哈欠?隨處可見的殘破的古城墻,上面的磚縫里卻總是能生出茂盛的草類植物和苔蘚,古老,又充滿生機,這正是我眼里的南京。

而近代修建的中山陵,設計處處都體現著這位偉人的人格魅力和宏圖大志。比如那著名的到達頂部陵墓的長長階梯,從下面望上去看不到一個平臺,意思是說“革命尚未成功,同志尚需努力”,沒有喘息和休息的機會;而等攀到了頂之后回望卻又看不見一個階梯,說是革命勝利后,前途便是通天坦途,一片光明。這樣類似的創意層出不窮,我想在當時,這也是這位叫呂彥直的建筑師的方案能最終實現的重要原因吧。中山陵幾大建筑都采用了同樣的白色大理石墻面和藍色的琉璃瓦,這是屬于孫中山,屬于國民黨的顏色,青天白日,天下為公,博愛之心昭然于世。近幾年隨著兩岸關系的緩和,連戰他們回大陸,必到之地都有中山陵,臺灣人民忘不了的偉人,我們又怎么忘的了?當然,當年的南京就是現在的北京,他們回來時心情應該很微妙吧。南京是一座帶著濃濃帝王氣的城市,想想有多少朝代都曾選擇他作為首都。

南京還有個標志,讓所有中國的小朋友通過一篇課文記住它的名字--南京長江大橋,我覺得這座橋可能是除了趙州橋之外中國最出名的橋梁了。我現在還能清楚的記住那些描寫他的句子,“一排排整齊的白玉蘭燈柱像等待檢閱的士兵”這句可能我一輩子也忘不了,它是在是太形象了。想想等待檢閱的士兵是什么樣子?那白玉蘭的燈柱是什么樣子?真是太有意思,這可能也是我從小喜歡語文課的原因之一吧。當我終于來到了南京,親眼看見這座橋的時候,回想當年,會心一笑。那些燈柱幾十年了還是在那里,士兵可站不了這么久。小時候老師老是帶我們去參觀我們那個小縣城的200米都不到的西門大橋,非要我們回去寫游記,而且幾乎每個小朋友的作文本上都有這樣一句話“西門大橋像一條巨龍,橫臥在斜江河上”,我當時就是怎么也看不出來也想不通,西門大橋哪里像巨龍了?現在眼前這座綿延3公里橫跨滾滾長江的大橋,倒真是像一條讓望而生畏的巨龍。滄桑的歲月在大橋上留下了磨不去的痕跡,銹跡斑斑的門窗鐵門,象征工人農民階級的屬于那個年代的標語雕像,紅旗飄飄,還是很耀眼奪目。很感謝這座橋,讓我內心永遠珍藏著最單純最美好的那些日子和事情,偶爾拿出來回味,唇齒留香。

如果說總統府的園林讓我提前嗅到了蘇州的氣息的話,那么玄武湖就是杭州的預告篇。這樣說似乎對南京不大公平,因為玄武湖的美麗,絕不在西湖之下。時間不多的情況下游湖最好還是劃船,如果時間充裕,我更愿意沿著湖岸邊漫無目地走走。這機會只能給西湖了。但蕩舟玄武湖上,清新的風拂面,水里散發的淡淡腥草味,寬闊的湖面,飛翔的水鳥,讓我再次身體力行的徹底理解了一個叫心曠神怡的成語。我想古人發明這些成語的時候說不定就在像玄武湖一樣的某個湖上吧。在青島看慣了大海,難得的河流和湖泊給我的親切感仿佛是回到了家鄉。南方人逃不了的情節還是要回到南方吧,至少我會。

還有個重要的原因,當然是食物.記得第一天早上在旅店一旁的小店嘗南京滿街都是招牌的鴨血粉絲湯,當我打開桌上的辣椒罐子的一剎那,作為一名在北方已經待了6個月以上的四川人,我可以毫不夸張的說,我快感動的哭了。那辣椒是南方的辣椒,做法,最關鍵的是做法,燙的那紅油,讓我在一個瞬間便對南京產生了家一般的好感。被一罐辣椒征服的,我想也只能是四川人。還有那青島滿街都是的所謂“南京灌湯小籠包”,我在南京是好不容易才找到賣的地方,就像在成都的大街上不大可能找到“麻辣燙”這種東西一樣。我覺得對于吃,南方人和北方人永遠有著不可逾越的溝通障礙。

還有同樣被我當成了“節目預告”的莫愁湖公園,這次是主角是荷花。從小到大,我沒有真正看過荷花。我們那兒雖然有,但我完全沒有映像。我覺得荷花應該是屬于江南的植物,就像辣椒是屬于四川的植物,大蔥是屬于山東的植物一樣理所當然,沒有爭議。所以當我在莫愁湖看見那些荷花的時候,對于這種美麗的生物,我說不出話來。腦子里飛快閃過所有關于她的贊美詩篇,從古到今,愛她的人太多太多,她也值得大家去愛。你看那輕盈粉紅的花瓣,仿佛一口氣就能吹落在池塘里。文人說他出淤泥而不染,老是愛用她來自比以抒胸臆,佛家說他超凡脫俗,永遠都是無邊佛法的最好守護。但象征意義再多也比不上荷花自身屬于自然的美麗,圣潔不圣潔是別人說的,她就那么不動聲色的開著,照樣顛倒眾生,傾國傾城。莫愁湖的荷花不多,滿池的荷葉油嫩嫩的綠,偶爾點綴其間的粉紅是大自然的最完美的搭配。遙想那西湖的曲院風荷,蘇州的的那些園子里肯定也是荷香滿園,我覺得自己完全是在南京莫愁湖意淫遠方的美麗。

結束南京之旅,這座給我最多驚喜的城市也持續掠奪著我的對他的懷念。這座有太多的理由讓我再來一次的城市,對于我卻只是江南的一個開始。南京的厚重,南京的悲痛,南京的秀麗,南京的繁華,有多少形容詞可以用來描繪這座矛盾著,復雜著的城市,他有那么多的臉龐,哭泣的,輕浮的,微笑的,莊嚴的,不管和不和諧,他們都真實融洽的共存于這座古老的城市之中。

還是忘不了那明孝陵四方城城墻上早已斑駁脫落的磚塊之間旺盛生長的植物和苔蘚,

他們是我對于這座城市最有感觸的注解和映像,

古老而充滿生機,這就是南京。   

[更多新聞]



廣告服務 | 招聘服務 | 隱私政策 | 聯系我們 | 設為首頁
Powered by Jute Powerful Forum® Version Jute 1.5.5 Ent
Copyright © 1998-2019 ABB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足彩探讨微信群